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周金涛:人生发财靠康波

今天是2017年12月27日,是原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先生逝世一周年的日子。

他是中国研究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最深的人。他生前的名言是:“人生发财靠康波”,我们每个人的财富积累,一定不要以为是你多有本事,财富积累完全来源于经济周期运动的阶段给你带来的机会。

也正如秦老师所言,失去.初心,我们可能什么都不是。在《中美超级富豪比较:中国富豪要特别感恩今天的时代》中他提到,中国富豪要感谢改革开放、全球化,要感谢人口红利,要感谢高估值、高杠杆、低成本圈地的金融环境,要感谢政府的包容。

什么是“康波”?即“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的简称。这是经济周期理论里跨度最长的周期。我们知道,经济周期分为四个阶段,繁荣、衰退、萧条、复苏,周而复始,波动是常态,是历史,是未来,甚至是真正的命运。

最短的周期叫基钦周期,是1923年英国经济学家基钦提出的,是2至4年为一次的短周期。基钦认为,当厂商生产过多时,就会形成存货,就会减少生产,所以这个周期也被叫做“存货周期”,这个理论也归为“短波理论”。

稍长一点是朱格拉周期,9至10年的经济周期,是中周期。该周期理论是1860年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提出的,该周期是以国民收入、失业率和大多数经济部门的生产、利润和价格的波动为标志加以划分的。他的代表作是《论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商业危机及发生周期》。

再长一点是库兹涅茨周期,15至25年,平均长度为20年左右的经济周期,是1930年美国经济学家库兹涅茨提出的,该周期主要是以建筑业的兴旺和衰落为标志加以划分的,因此也被称为“建筑周期”。

最长的周期是康德拉季耶夫周期,50至60年跨度的长周期,是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提出的。该理论认为,从18世纪末期以后,经历了三个长周期。第一个长周期是1789年至1849年,上升部分为25年,下降部分是35年,共60年。第二个长周期是1849年至1896年,上升部分24年,下降部分23年,共47年。第三个长周期从1896年起,上升部分是24年,1920年以后进入下降期。

从以上理论提出的年份来看,它们都是20世纪30年代之前提出的,诞生很早。这些周期划分都带着经验主义,往前追溯总结的特征。

此外,这些周期理论彼此是有机联系的。1936年熊彼特以创新理论为基础,对各种周期理论进行综合分析提出,短周期约为40个月,中周期约为9-10年,长周期为48-60年。以重大创新的发展为标志,第一个长周期是18世纪80年代至1842年,是产业革命时期;第二个长周期是1842年至1897年,是蒸汽和钢铁时期;第三个长周期是1897年以后,是“电气、化学和汽车时期”。熊彼特认为3个基钦周期构成一个朱格拉周期,18个基钦周期构成一个康德拉季耶夫周期。

其实周期理论还有很多,包括为期30年的社会转型周期等等。这里所叙述的有限,主要论述人生与康波、财富与命运。

周金涛先生生前曾用“康波”成功预测次贷危机、2015年股灾,被誉为“周期天王”。

“我曾经在2007年的时候判断2008年将发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衰退的一次冲击,就是大家看到的次贷危机。2014年10月份,我发表报告认为2015年二季度将发生二次冲击,二季度之后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这些都是有规律可循的……”

一般来说,一个人一生的主要变化都发生在前60年,一个甲子就是一个“康波”。这是中西哲学和理论的交汇。六十甲子的科学原理如今也无法破译,但衍生出来的《黄帝内经》的五运六气及四柱命理学,一直在探索人体奥秘、预测诊断甚至治疗人体疾病。“康波”则因为看的长,看的远,也充满了神秘感,甚至让人感到无法逃脱其中的窒息感。预言家靠时点的精准,才能真正感受“康波”的奥妙。我们一般人,只知道一个“大数”,无法踩着点。

对于80后而言,按照周金涛先生的理论,2008年、2019、2030年左右是人生的发展机遇。

想来也真巧,笔者近日听了一个85后上海创业者朋友的分享,他说他大二(2006年)开始创业,2009年遇到上海支持大学生创业创新,他和饿了么的张旭豪都是在上海市觉群大学生创业大赛参选的创业团队中脱颖而出的,获得了最高创业启动资金10万元资助。他很早就买房买车获得上海户口,实现财务自由了,也就是说他是那批抓住了2008年前后机遇的人。80后,在2008年是19至28岁,如果没有家庭背景和基础,没有工作上的极大升迁,是很难实现财富自由的。

吴晓波先生在《激荡十年,水大鱼大》里写道,2007年各大城市房价上演了一波脱缰暴涨的行情。深圳住宅价格同比上涨51%,北京为45%,津、渝、沪三地的同比涨幅也都超过了15%。在民怨沸腾之下,中央政府开始了严厉的宏观调控……2008年9月,与2007年11月比较,万科的股价跌去88%,保利地产跌去75%,碧桂园跌去87%,中海发展跌去70%,可谓惨不忍睹。

这里叠加一下库兹涅茨周期的效应,建筑周期也对应房地产周期是20年一次,而往回看,中国房地产周期是从1999年开启的,2000年至2007年涨了第一波,2009年涨了第二波,2013年至2014年涨了第三波。20年后的2019年可能会是房价的一个低点。一个房地产周期,就是20年循环,15年上升,5年下降。比如美国的房子2007年开始跌,跌到2011年附近触底反弹,2017年是第一波高点,随着减税政策的全球人才吸引效应,上升期肯定还会持续……

周金涛先生说,人的一生当中,房子是最核心的资产,房子至少一辈子搞两次。60年波动中会套着三个房地产周期,20年波动一次,一个房地产周期套着两个固定资产投资周期(朱格拉周期),10年波动一次,一个固定资产投资周期里套着三个库存周期(基钦周期)。

人生就是一次康波,三次房地产周期,九次固定资产投资周期和十八次库存周期。

周先生的生命定格在44周岁。他的人生再也不用经历萧条了。按照他的理论,2015年至2025年都是第五次康波的萧条阶段。

周金涛先生在2016年3月14日发布了一篇题为《过程与系统:周期的真实义》的文章,他写道:“2017年至2019年将是全球经济增长基本动力的回落期,也是本轮中周期的回落探底阶段,而从更大的角度看,这一时期意味着全球货币宽松反危机的结束与清算,康波进入萧条阶段,是中国经济周期的四周期共振低点。周期终将幻灭,但在2019年之后,中国新的房地产周期将启动,所谓幻灭即是重生,以人生发财靠康波来看,2019年是1985年后生人一代的第一次人生机会。”

2009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克鲁格曼,他少年得志,以研究国际贸易出身,1996年,他是全球经济学家中第一个预言亚洲经济可能爆发金融危机的人,因而暴得大名。但随后对中国的预测似乎都不准确。长期预测准确的人,或许才是知命的人。

周期是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常常以为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也不是在纯自然的选择中进行的。贾雷德•戴蒙德(Jered Diamond)的《枪炮、病菌和钢铁》中写道,野豌豆要生长发芽,就必须破荚而出。为了做到这一点,豌豆就演化出一种基因,能使豆荚突然破裂,把豌豆弹射到地上。……但与此相反,人类能够收获到的唯一豆荚可能是植株上那些不爆裂的豆荚。现在被驯化的豌豆,都是那怀着不爆裂基因的。你看,农民对于植物的命运影响多大。

但这还并不是唯一的方面,当人类在驯化动物的过程中,动物也给了人类疾病。比如人类的麻疹、肺结核、天花等疾病可能都是牛带来的,因为它携带亲缘关系最为接近的抗原体。而流行性感冒可能来自猪和鸭,百日咳来自猪和狗……写这个是为了说明,世间万物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共同运行,实在过于复杂,恐怕连量子计算机都无法机关算尽。我不是宿命论者,但却害怕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相互影响其实就是命运的各种转折。

《圣经·旧约·创世记》第11章记载,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万物互联,似乎破坏了“上帝”的人间游戏规则,这个年代注定还是破碎化、粉尘化的。而从文字的诞生看,粮食的剩余和人类的定居使得社会可以养活那些专职的文字记录者,苏美尔文字的形成至少花去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时间,文字的细节和原则迅速传播到其他社会,令他们不必再花漫长的时间进行造字实验,有些社会直接复制或者修改,有些社会则把基本思想接受过来,重新创造细节。在漫长的演化中,都有规律可循,人类社会在历史研究者眼中,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波动,而人的命运,就是弄潮人或是随波逐流者。弄潮人就是洞察时机,随时努力,并时刻准备的人。

瓦西里•格罗斯曼在《生活与命运》里写道:时代就是这样,一切都在消失,它本身却留了下来。有时一切都留了下来,只有时代在消失。时代离去时脚步多轻啊,消无声息。昨天你还满怀信心,高高兴兴,强壮有力,还是时代的宠儿;然而,今天另一个时代来临了,你还被蒙在鼓里呢。

心语:一切的成功都是顺势而为的结果,我们能否冲出篱笆,冲出后是否是另外一个命运的安排。再牛逼的人是否是猜出了趋势,并非创造了一个时代。我再想,我的晚年该如何在亿万豪宅里度过呢